七针首页  >>  冰台论道   
 
中医的自信
2016-10-26 18:36| 查看: 34|作者: 冰台
 
 
    2016年7月1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,习主席说:当今世界,要说哪个政党、哪个国家、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,那中国共产党、中华人民共和国、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。

    2016年9月3日,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指出:一个13亿多人口的大国实现现代化,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先例可循。我们有信心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,这份自信来自历史、哲学和文化的思考,文化自信是民族自信的总源头。

    我注意到,在习主席的讲话里,他对民族和文化有一种特别的重视程度。尤其是看到他说“文化自信是民族自信的总源头”这句话时,令我感同身受,也再次坚定了我对内经医学的信念。

    一个民族的自信,源于对本民族文化的自信。中医的自信,也源于对中医文化的自信。

    这里所指的文化,并非被污染、扭曲、变异了的那些文化现象,而是指文化本源。人类文化的根源是自然世界,按理说全人类的文化根源应该是一样的,似乎文化可以相互结合,以期发展得更好,这种想法没有错,文化的规律也是不停的发展和延伸,但民族文化无论怎样融合怎样发展,都必须在根源未失的前提下才能够真正得到繁荣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是自然规律,民族文化必须适应本民族所在地的天气和地气,你是什么种,就应该守住什么样的土地,守住自己的根,再去结合异族文化,才有生长得更好的可能性。

    丢失了本民族文化的根源,将带来什么危害?树木失了根将会枝叶枯萎最后死亡,民族失了根将会衰败以致灭亡。民族文化落后,国家也就落后,一个民族失去了文化根源,就再也没有引以为豪的资本了,没有资本就没有发言权。倘若本国文化已经被他国文化侵袭统治,即使你做的再好,也是他国的文化使然,所以你永远只能成为傀儡。尤其是文明文化被野蛮文化甚至奴性文化所攻占,这是最可悲的,对方即使是兽类,粗鄙不已,你也只能唯他人老祖宗的马首是瞻,你必须恭维和奉承并沿袭他国的民族文化,否则就会被殖民甚至灭了你,你将变得懦弱,反抗无力。

    老祖宗们用智慧开拓总结的那些文化根源,可以证明你这个民族的优劣性,只有文化本源才可以令民族长久的自豪和自信。文化可以发展,可以取长补短,但本源应该是纯正的,比如汉字里夹杂英文,这是一种文化融合后的变异,只是一种潮流,属于一个时代的热,并不属于文化本源。潮流这东西,时过境迁就将过时或演变成另一种状态,所以不能作为文化根源来长远传承下去,否则变异的文化将使子孙后代无所适从,不可能拥有自信了。

    自信能让国家和民族充满自豪,具有无穷的能量,生活自在而快乐,这是多么令人神往的境界!中华民族具有5000多年连绵不断的文明历史,创造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,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所以习近平主席说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。虽然我们最有理由自信,但我们却逐渐丧失了很多的自信,就是因为民族文化本源正在被逐渐丧失。

    而民族文化最重要的其实是医学文化,因为医学是保障本民族繁衍生长昌盛的根本,戴上“东亚病夫”帽子的中国在近代及现代曾饱尝欺凌,所以当代中国一直在发奋图强,近年国家领导人也开始重视中医。中医本源《黄帝内经》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医经,这部医经承载了中华民族上古医学的高度文明。按《汉书》所言,医经是可以令人“起百病之本、死生之分”的,能够被奉为医经,一定是中医在思想和言行方面的准则。然而大多数中医人连《黄帝内经》的书名都没搞懂是啥意思,也在从事中医的临床诊治。有的中医名家著书立说解读翻译《黄帝内经》,他本人却连内经九针都没见过,更谈不上领会九针真正的意义,他是如何翻译内经的呢?类似这样的中医现状,振兴起来又有何益?

    医学的优劣,取决于文化根源的优劣程度,以及医生对文化根源的重视程度,并不是取决于医疗仪器和检测设备的先进与否。靠官方和财团的强撑而雄立的医学,如果不明而为,在赚取巨大利益的同时,也必然会伴随大量的社会矛盾产生。因为广大患者才是衡量医学价值的裁判,你若无能,你若有害,终将被逐渐醒悟的患者们反抗和否决。

    做医生的,如果不明理,害人也害己,也许你能忽悠一时,但无法长久昌盛。如果自己的医术比别人安全,比别人疗效快,比别人疗效更稳定,比别人医术的适应范围更广泛,日子过得比别人轻松,收获最大却比别人付出的少……我相信所有的医生都梦想如此,这个境界,你可以横行天下,该是何等的自信啊。

    然而,对于一个学医的人,要想获得这份自信,就如同一个穷光蛋要想成为亿万富翁,谈何容易。

    我十六年来一直混迹在医疗圈,见过和认识的医生无计其数。我看到的绝大多数医生,脸上堆满了疲累、尴尬、窘迫、疑惑、焦虑;脸色普遍苍白、瘦黄、浮肿、晦暗、枯槁;反应普遍迟缓、木讷、茫然;行为方面常常表现出自私自利、狂妄自大、拘束谨慎、人云亦云、阿谀奉承、翻脸无情……

    这些现象是什么特征?病态!一个民族缺乏自信,会普遍表现懦弱衰败,一个医生缺乏自信,自然会呈现出这些病态。然而医生是拯救病患的呀?医生自己尚且缺乏自信,一副病夫形态,又能给患者带来多大的实惠呢?

    我反思自己十多年的医路历程,其实代表了大多数中医人的真实状态,多年来,我一直在自信与不自信之间反复纠结着。我对自己医术的自信,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:低能的自信—自大—自卑—狂妄的自信—傲慢—自馁—认知的自信—张扬—内敛—文化的自信—轻松—愉悦—真正的自信。

    在从医之初,仅仅学得一些基本简单的中医方法,我却充满了自信,天不怕地不怕,什么病都敢接,什么病都敢治,嘴边常常充斥“绝对”、“可以”、“肯定”来应对患者的疑问。然而,在临床上的黔驴技穷,令我的自信逐渐下降到无奈又无助的程度。这个阶段,我先是处于一种盲目无知的自信,临床上的一点点成绩,就令我骄傲,然后,临床上遇到的挫折,又令我感到自卑。我只好八方寻求打探,参加各种医术培训班,去学习别人的经验,以补充自己的不足。于是中医和西医的各种疗法,杂乱的学了很多,由于自己缺乏认知,自然也没有鉴别能力,我只能卑微的迎合老师们的观点,并追随他们的学术。

    后来我学得西医解剖以及运动力学指导下的一些医疗方法,能够相对轻易解决以前束手无策的一些骨关节病痛了,于是我再次自信满满,经常目中无人,唯我独尊。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临床经验虽然逐渐丰富,但我在临床中的疑惑却有增无减,我的自信又开始下滑,被迫又不断的寻求参加特效疗法的培训学习班。后来我发现我所学到的这么多疗法,都只是在经验和招数上徘徊,我只是在复制老师们的经验,去机械而忙碌的运用,然后积累一些运用的经验。虽然学到的招数和技法越来越多,我却变得越来越自馁,因为在取得一些神奇疗效的同时,我也深刻感受到医学道路充满了危险,唯恐手上的那些刀、针、钩之类,一不小心就害人害己,所以那几年我表面上意气风发,骨子里却过得提心吊胆,生活在疲乏、窘迫、焦虑之中。

    由于自己的医疗行为一直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有好几次治疗都差点酿成大祸,我诊治病痛的过程越发的谨慎了,我不敢再说“绝对”、“肯定”之类的字眼,经常保持一种谦恭的态度,回应患者的总是“试试看吧”,给自己的失败先预留一点余地。由于各种疗法总是存在一些欠缺,尽管我小心翼翼,还是经常会发生一些小的医疗过失,压力令我憔悴不堪。我不知病是怎么来的,也不知病到底是怎么治好的,老师们所传授的那些自圆其说的医学理论,虽然经不起推敲,我却无力否定,我只能在疑惑中继续运用那些疗法。

    我看到一些名医后人和名师高徒,学术随从者甚多,平日里总是昂首挺胸着,这些门派中人,言论观点掷地有声,充满了自信,令我羡慕不已。于是我也曾去跪拜一些门派宗师,但入门之后我才发现,江湖上门派之争一直存在,大家都极力维护自己的门派,我跟了宗师,就只能坚持自家的学术思想,虽然也可以与同道交流切磋,但学术的根本观点却不能轻易改变,因为一旦引用了其他门派的观念,就会被同行鄙视,谓之“剽窃”。有了门派就有了围墙,围墙之内,天地只有那么狭小,而宗师终究只是凡人一个,凡人无论多么睿智灵性,在局限空间里取得的那些认知,终究是有限的,作为徒弟,即或发现师父的学术思想存在谬误或欠缺,也只能继承与维护下去,不敢修正颠覆,否则就会被众人指责“欺师灭祖”。

    跟了名师,也并不能真正获得自信。
    真正的自信,还是在回归《黄帝内经》之后,我才逐渐体会到了。

    在回归内经医学之初,我挖掘了医学界从未见过的针具和方法,冠名为“立新七针”,完全抛弃了肌肉、骨骼、神经、血管的影响,只在经脉和经筋以及气血的循行上做文章。这些内经医学基础知识在临床上的神奇展现,令我又一次的恢复了自信。有一段时间我非常张扬,我以为自己的认知很高了,却不知自己还处于术和法的层次上。我还被各种病名和症状左右着,但我已经开始频繁出入各种场合讲学,特别在乎别人的恭维,在乎别人对我的尊重程度,我不断的去贬低和攻击同行们的那些在我看来属于粗陋的学识,我愚蠢的去指点医学,告诉别人这样做是对的,那样做是错的。渐渐的,我发现一些原本亲密的朋友关系,开始疏远了,一些原本融洽的师生关系,也逐渐淡漠了,在刺激对方的同时,我自己也领受到一些反作用力。我开始反省,开始收敛自己的行为,自信再一次受到打击,不得不包容别人的无知,以减少自己的压力。

    医路走到2015年春夏之季,当绝大多数针灸疗法还在脏器、经络、痛点、穴位、筋结、针具等等上面大做文章的时候,我所创建的立新七针针灸疗法,已经从经络穴位的层面,上升到了内经医学的卫气层面。我彻底摆脱了病名与症状的左右,也不再强求即时疗效,天地自然之间的能量,是无限的,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自然规律在人体里的运用,可以令我们的医疗行为无忧无虑。放眼望去,市面上所有的疗法,都没有逃脱内经医学的框架,都是依赖卫气取得的疗效,只不过日用而不知罢了。于是我再也没有那么多的茫然了,也不再需要通过试验去验证内经医学,立新七针的医疗行为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全简单和轻松。我知道自己这时候才算正式进入了内经医学的殿堂,天地人三格局我已得其二,像我这样的凡人,曾经梦寐以求上医治国的境界,一直可望而不可即,现在终于可以在内经医学辉煌的殿堂里撒一把野了,我的自信再次恢复,而且变得特别的自信。

    2016年初,随着对医学真相的恍然大悟,这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,只有对内经医学的信任,才是中医人能够真正永远自信的根源。虽然多年来医学路上的各种险峻和折腾,已经把我的身体消耗得憔悴而老去,但我却充满了从未有过的自信与力量,我找到了真正的自信。因为这时候,立新七针不再纠结取穴和守经,我们只需守气,绝大多数患者都可以未卜先知,信手拈来就有立竿见影的疗效,即使少数患者当场没有明显的改善,我也知道他们“痛虽不随针,病必衰去”,坚持治疗多几次,病痛一定会显著缓解或痊愈。

    我终于看到了内经医学的巨大格局,正所谓一切众生皆是幻相,病名和症状,其实都是幻觉假象,唯有天气、地气、人气,才是中医的本源。我知道这些大道至简的理念一旦得到普及和弘扬,必将影响和改变全人类的医学现状,所以我忍不住说《黄帝内经》的卫气循行获得诺贝尔奖应该是最当之无愧的,我渴望“得其人”,一起去挖掘和振兴内经医学。

    通过回归内经医学,我能看到遥远的未来,我知道争与不争,那些都会来到,因为这是自然规律,所以我已经不屑于当下的名和气,不再纠结别人对我认可与否。现在,一些曾经亲密的学生和朋友们的疏远,已不再令我有伤感,我对那些继续跟随我探索内经医学的朋友们说“你若不离我就不弃”。立新七针针灸疗法并非我个人的发明创造,也不属于任何门派,我们一直在努力探索,回归远古时期自然医学。立新七针只是对内经医学进行整合运用的一个冠名词,所以我和我身边少数真正掌握了立新七针学术思想的人,都充满了自信,这种自信,源于他们对内经医学的信任,所以收获巨大的时候他们感到特别幸福。我们对内经医学欲罢不能,收获的自信,令我们无法张狂,更令我们无法内敛,因为这份自信是接地气的,可以以最好的自然状态生长繁衍,所以我们无忧无虑的自信着。

    如今再度放眼中医界,在看到少数真正有认知高度中医人的同时,我也看到我曾经的自以为是与狂妄自大以及郁闷窘迫,依旧在很多中医人身上此起彼伏的显现着;我还看到很多中医虽然已经开始重视《黄帝内经》这个文化根源,但依旧没有明白内经医学的价值;我依旧看到很多中医人快速的被西医诊治理念所俘虏;我看到各种脱离了内经医学根源的创新疗法还在不断的现世;术这个层面的临床经验依旧吸引很多中医人趋之若鹜;我看到绝大多数中医人仍然在病名与症状上纠结着。我看到我的过去,我知道他们普遍的缺乏真正的自信。
中医人为何不懂《黄帝内经》的价值?

    因为中医早已远离了自然,远离了自然的中医人,少了许多的悟性与灵性,当然无法读懂《黄帝内经》。于是读不懂的内经就被一些人扣上了“腐朽”、“糟粕”、“过时”等帽子,导致内经医学被藐视,被抛弃,被遗忘。尽管还有少数中医人在苦苦坚持内经信念,由于阅历不够,思维局限,导致认知上的不足,无法将内经解读明了,不能形成简明而完整的医学体系,所以影响力十分微弱,中医的文化本源就这样渐渐地远离中医。

    丧失了文化本源的中医,有什么理由不走向衰败?

    内经之后的中医,就忽视了自然规律的重要性,开始重视名医的个人临床经验,中医人常把前辈的方术、祖传秘籍、老中医经验、个人总结等等视若至宝,其实这些指导思想已经走偏了。方术秘籍都是对症而用各有所宜的,经验虽然有用,但毕竟只是个人经验,不是普天下的自然规律,所以肯定有很多不好使的时候。在茫然无助的状况下,某些中医人吸纳各家门派之长,或引入西医诊治理念,“创新”了一些疗法,以补充在临床上的不足,这其实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你全然不知这些所谓的创新疗法,其实真相都写在内经医学里,东拼西凑的经验,并不是规律。其实,中医应该首先低下那颗被虚荣心撑得高昂着的头颅,放弃对经验的重视程度,回归到内经医学根本上去,重新建立一套有根源又能适应当代社会的内经体系。在尊重和恪守人体自然规律的前提下,每个中医去总结所在区域天地人三气对疾病的影响,形成自己的经验,这样才可以做到信手拈来都是满满的疗效。

    人与自然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,中医人的思维应该回归自然,中医也应该追根溯源回归内经医学,这才是中医人自信的本钱。《黄帝内经》的黄帝之意,是指汉族祖先天地人三皇之一的人皇,代表着人类,内是指相对于天地自然而言的人体本身,因此内经其实是认识掌握人类生命规律的一本圣书。《黄帝内经》由《素问》和《灵枢》组成,素问的素,本义指未染色的原丝品,代表纯净、原始、本质,素问之意,即对病因进行追根溯源。《灵枢》的灵,是神灵,指沟通天地万物的通神力量,枢是中心、关键、转轴之处,这里指气血的运转,旺衰与否,灵枢之意,是探索自然规律,寻求解决病痛的方法。

    通过书名,我们已不难明白《黄帝内经》对于人类有何等重大意义。
    大道至简,天地之间,至简者,莫过于自然规律。

    “守一勿失,万物毕者也。”事物千变万化,令我们眼花缭乱,感觉是法无定法,然而真相只有一个。我们只需抓住事物的自然规律,就可以不变应万变,任病痛万千变化,终究不离其根,顺藤摸瓜,岂有不能之理?自然规律是不会随意变化的,这就是内经医学的根本!

    事实上,中医早就脱离了自然规律,演变成了经验医学。《黄帝内经》记载的药方仅有13个,所列病名不足500种,那些其实只是为了举例说事而用。愚人不明,以为症状和病名就是医学的真相,以为药方就是医学的核心价值,此风竟然愈演愈烈。内经之后,中医发展至今已经两千多年了,一直都在围绕着患者的症状和病名做文章。发展至明代,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方剂书籍《普济方》,所记载的治病药方已多达61739个。发展到现代,中医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落后,开始大面积向西医学习,中医理论体系渐渐向西医靠拢,当代社会更是提倡中西医相互学习。须知所谓科学的西医发展到现在才不过二百余年,已茫然的发现了近300000种病名,一个不明向另一个不明学习,这将是怎样的一种认知?中医若继续被药方和病名所左右,是危险的,一定会被繁琐的症状和病名撑至负累不堪,这样发展下去何时能够真正解决问题?

    一旦认知变成繁琐哲学,人类就再也无所适从。

    中医文化根源一旦被扭曲甚至丢失,也就会演变成为繁琐医学,医生们面对层出不穷的各种症状和病名,也将无所适从,只能陷入繁琐不已的状态之中,疲累不堪,还危机四伏,只能谨言慎行,谈何自信。
 
我想谈谈我的看法
收藏 分享 邀请
 
上一篇:医患关系的平衡点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十二经脉论
 
 
 
 



Copyright © 2015-2017 lixinqizhen.com,All Rights Reserved.